ug环球会员充值:葛剑雄:游戏就是要好玩,它的底线是无害

admin 3周前 (06-18) 社会 8 0

克日,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担任手游《王者荣耀》“三分之地”版本历史照料的新闻引发烧议。有些网友以为葛先生会给王者荣耀带来更多、更好的历史元素;也有网友以为葛先生此举是“吊儿郎当”……葛剑雄先生以为有些谈论“莫名其妙”,他以为游戏就是为了“好玩”,保证“无害”的底线即可,没需要负担“历史教学”的重任。

汹涌新闻专访了葛剑雄先生,谈及他为什么准许担任《王者荣耀》“三分之地”的历史照料、游戏是否应该负担社会价值等问题,以下为访谈正文。

汹涌新闻:您是基于何种考量,才准许担任王者荣耀“三分之地”版本历史照料的?作为历史照料,都有哪些职责?

葛剑雄:首先要说清楚我不是王者荣耀的历久历史照料,我只是担任“三分之地”以及之后一个版本的历史照料,用他们的话似乎叫做“第几赛季”。我自己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玩过一次王者荣耀,我也不知道怎么玩这个游戏。他们给我注释什么叫做皮肤、什么叫做武器,我都是第一次听说。

作为照料,我只是提出意见和建议,至于他们接受不接受,那是他们的问题。有些人把“照料”想得很庞大,忧郁我不懂游戏,若何照料。我不懂有什么关系呢?我也不管详细的游戏制作。我们双方是互助关系,我以为他们若是尊重我的意见,能起点作用,也许我还会照料下去。从他们的角度讲,若是以为照料有用,也许会让我继续照料下去,若是他们以为我没有用了,或者起反作用了,那么这个互助随时可以排除。

我们的互助实在也很顺遂。王者荣耀的人找到我,提出请我做历史照料,我以为能做,就准许了。双方达成协议,详细的事情不用我管,我主要卖力价值看法方面,他们也不会过多打扰我,有问题才找我咨询。游戏宣布之后,需要的时刻请我跟记者交流一下,就这些事。

许多人以为这个事情有什么内情,问我是不是拿了他们许多钱,是不是毁了我的声誉。我就以为很新鲜,你们看看之前有些央视拍的纪录片也找我做历史照料,最后这个片子怎么样我也决议不了,横竖我的义务就是提意见。人人看到这些纪录片没以为有什么问题,为什么这次许多人就以为接受不了?那很新鲜。

汹涌新闻:您在微博中说担任历史照料“主要是在历史价值观方面提出意见”,详细是指什么?

葛剑雄: 通过王者荣耀岂非你要流传什么历史价值观?这不是一部历史著作,不是科研项目,也不是什么主流宣传产物,这些要求都太高了。我照样原来提的看法,作为一个游戏,它不能取代历史,更不是学习历史的手段,游戏就是玩,以是它的底线就是无害。

平时打扑克、下盘棋,你说一定要有点什么意义?那就是玩玩,对吧?然则它要有底线,要是有人把扑克牌上的人物换成色情的,或是把下棋用于赌钱的,那就触碰底线了,就有害了,我们要守的是个底线。

我给他们提出的建议实在都是抽象的。我不会用大的历史价值看法去要求一个游戏,希望他们不要推翻一些底线就可以了。好比最后不能是邪恶战胜正义;好比人类的前途应该是灼烁的,弄到最后人类灭亡了那就不行;好比最好要相符中国人“善有善报”的传统看法。

再者,我提出不要推翻民众已经形成的一些观点,哪怕这些观点不完全准确,我们也不要去推翻。好比说之前反映很大的,游戏里荆轲酿成女的人人接受不了。虽然我小我私家以为这不是什么大事,仔细看司马迁《史记》内里讲的荆轲前后有些事情是矛盾的,而且他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历史人物,只是一个对照有代表性的人物形象,然则你不改不是更好吗?改他干什么呢?我以为游戏里完全可以设计一些虚构的人物形象,或者把历史上不是稀奇主要的人物加以改变,这样施展空间更大。

但我不以为游戏不相符历史是什么大问题。若是完全根据历史,游戏没有吸引力,玩不下去,那还叫游戏吗?好比花木兰在海内一直没有什么稀奇好的影视作品,美国人从他们的文化习惯改编花木兰,在国外就很受欢迎,对不对?那么这个跟历史有什么关系,它自己就不是历史。

详细而言,我们开视频会议的时刻,他们跟我讲“三分之地”有哪几个主题,我就判断一下这些主题是否准确,指出来哪些地方需要增强,哪些地方需要削弱,建议用什么手段来表达也许更好。

另外,我跟他们提出来,游戏也要遵照基本的逻辑。好比游戏里有些人是会飞的,那么为什么他们过河的时刻还要坐船?这个就不相符逻辑。你就要去制造一个理由,让他们在过河的时刻飞不了。我以为在游戏里加点科幻因素是好的,科幻中有些事情现在还做不到,但它相符现有的科学逻辑,要是把这个游戏做成神话甚至搞成迷信就不可取了。

汹涌新闻:您的博士论文就是《西汉历史地理》,您是否有把汉代历史地理研究融入“三分之地”的想法?

葛剑雄:没有,由于我以为游戏就是游戏,它能够吸引人,能够好玩,这就行了。就像写小说一样,你仔细看看《三国演义》很多若干地名都是错的,我们曾经做了一个历史地理信息系统,有人想把《三国演义》的器械做上去,我说《三国演义》有许多错误,“过五关斩六将”那是有意转圈子。人家是小说,有什么需要去纠正它呢?没有这个需要嘛!

我再三讲过,王者荣耀的目的不是通过它来学习知识或者是学习历史。有的人就跟我讲,有一个游戏叫做《大航海》,通过它可以增添许多航海、历史知识。那么我就想问了:大航海的历史仅仅就是详细的船或者航线吗?大航海反映的殖民你看得出来吗?反映的帝国主义扩张你看得出来吗?反映的种族屠杀你看得出来吗?若是一定要反映历史,游戏必须完全根植于历史、地理等学科的研究成果,那么它的娱乐性可能会削弱。

另有,我们总以为外国的游戏很讲历史,实在是由于你不懂外国的历史。若是不懂中国历史,或许以为荆轲是女的也是讲历史的。游戏要是完全根据历史来做,没有吸引力,人家玩不下去,这还叫游戏吗?我总以为,非要把游戏跟历史弄到一起,就是一种误解。

汹涌新闻:像王者荣耀这样的“全民游戏”,您以为它有需要负担社会价值吗?

葛剑雄:我适才讲了,游戏的底线就是无害。我们有许多娱乐影戏、音乐一定要说它们有什么社会价值吗?西方的音乐也有他们的价值观,我们都能接受吗?从音乐角度浏览就好了嘛!虽然有一些公认的价值看法是不能违反的,好比说游戏里有没有泛起民族歧视?践踏糟踏动物?损坏环境?宗教禁忌?这些都是广义上的价值看法。

另有一小我私家人很体贴的问题,虽然不是我的照料局限,但我也再三提醒他们,要进一步做好对未成年人的限制。未成年人对自己的行为还不能完全卖力,以是要增强限制,好比通过技术手段来判别玩家是不是未成年人。我甚至建议把未成年人跟他的监护人绑定,游戏必须由家长跟孩子同时启动,没有监护人赞成不能开启游戏,也不能付钱。

然则至于成年人上瘾的问题,我以为游戏自己是没有责任的。好比许多歌星的歌粉有过激行为,跟这个歌星有什么关系?天下卫生组织也宣布了,上瘾是一种精神方面的疾病。以是不能够由于这个游戏挣了若干钱,它这么那么火,就说它导致人上瘾,不是好器械。若是一个游戏没有任何人上瘾,我看这个游戏肯定是不行的。

彩票刚出来的时刻,有些人买彩票倾家荡产,有人采访我怎么看。我说那另有人由于评劳模自杀呢,那么劳模也别评了吧?总会有一些极端的人,玩游戏也好、买彩票也好,有倾家荡产的、自杀的,但这不是游戏或者彩票自己造成的,对成年人来讲,这是自己怎么保持理性的问题。

而且游戏作为一个产业,它虽然要挣钱,这是正常的。我们中国的市场一定要让外国游戏来挣钱才好吗?游戏是一个国家文化软实力很主要的部门,它对民众的影响实在是很大的,而且游戏也是我们走向天下的主要文化产物。你看我们在天下软实力排名内里,到现在还排不进前20名,而日本早就在第6名了。我们自己的历史题材,像三国都是在日本人、欧洲人在做。

至于游戏它收费若干,这是愿者上钩的,你自己去权衡。有人以为应该把游戏做成公益的,那么谁来买单呢?有些教育产物可以做成公益的,由政府买单,但游戏是两回事,它不是每小我私家生涯所必须的。

汹涌新闻:近年来,基于春秋战国、三国等历史人物的衍生的动漫、网文、游戏越来越多,您若何看待这种征象?这是否有助于人们稀奇是青少年领会历史?

葛剑雄:这不能一概而论。做的乐成就是好事,然则现在有些人把这些动漫取代历史,我是否决的,这实际上是一种文化的倒退。

包罗这几年我一直讲,好比“快乐阅读”这个口号就有片面性,不是所有学问都能寓教于乐的。对于低级阶段的小孩子,我们可以通过玩让他们学一点,然则若是把历史都酿成故事,都很轻松愉快,那么我们还要不要讲中国历史上的悲剧?要不要讲南京大屠杀?要不要讲帝国主义对我们的侵略?这些课题能够快乐起来吗?每个学问都有它对照深邃的地方,不可能快乐起来,甚至会很痛苦,岂非我们就不要研究它们了吗?

这实在是一种庸俗化。现在竟然有些人把“轻松愉快”作为普遍指标,指斥某本书没有可读性。这是什么话?写一本书也要让文盲可以读懂?专门的学术著作,评判尺度就应该是它的学术尺度。

另有的人问我什么是“民众史学”,我从来不提“民众史学”,史学的评判尺度就应该是历史学界,而不是媒体、不是民众。我普及历史给你,那么普及的主体是我,内容是我来选择的,不是你来选择的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普及的,若是谁都能普及,那么人人都是历史学家了。

想要领会历史就要认真学习历史自己,虽然青少年可以做点选择,先学浅一点的知识,但也一定要严肃地打好基础,掌握真正的历史脉络。通过游戏学习历史绝不可能,这是误解。然则游戏可以一定程度上开发智力、磨炼反映能力,这我倒是认可的。通过游戏学历史就像看《三国演义》《西游记》学历史一样,许多研究文学的人跟我们研究历史的人没有办法对话,就是由于他们的历史感确立在这些小说的基础上。

岂非我们的孩子真的看不懂历史书吗?他们真的笨到一定要通过讲故事、看图像才气领会历史吗?这几年我除了指斥“快乐阅读”,“读图时代”实在也是个误解。一小我私家要确立某些观点,图形、图片、视频都是低级的形象,而高级的认知必定要确立抽象的观点,不能什么器械都简单化。对于知识的通俗化甚至庸俗化,是一定要予以注重的。

汹涌新闻:您若何看待网络上对您出任王者荣耀“三分之地”历史照料的指斥?

葛剑雄:有些人是在造谣或者歪曲事实,说我为他们站台、代言,我以为他们不是不懂,是有意找事儿,我在微博上科普了“站台”、“代言”和“照料”的区别,若是真不懂的话,我科普以后他们应该明了了。

另有人以为我一个历史教授不好好普及历史,非要去跟游戏扯上关系。我为一个游戏提出历史价值观上的意见有什么不可以呢?在历史学者里,我做的历史普及事情还少吗?这些人有什么资格指斥我?有些人甚至基本就不领会我的事情。

现在许多指斥是文不对题的,是指斥的人自己没有文化,没有知识,没有修养。有些家长骂孩子,你这玩这个游戏学得好历史吗?我不知道他自己怎么学历史的,我看他自己就没学好。他们以为那些电视剧、游戏就是历史,这样的家长怎么教得好孩子呢?

在两年多前的那篇文章中,我就写过:“不重视历史、不读历史虽然可悲,只想或只能通过打游戏学历史岂不更可悲!”许多指斥都是莫名其妙的。

汹涌新闻:您平时玩过电子游戏吗?有什么娱乐活动?

葛剑雄:我从来没有玩过任何电子游戏。麻将从没有碰过,人家说“和了”我都不知道是什么原理,上次玩扑克牌也是20年前的事情了,我也没有兴趣。这辈子加在一起都没有玩过什么。

虽然我不会玩游戏,然则我这次担任历史照料跟玩游戏没有关系,跟我一起的另外两位学者会玩,协助策划了一些详细的事情,我只是提供学术方面的意见。

,

UG环球

欢迎进入环球UG官网(UG环球):www.ugbet.us,环球UG官方网站:www.ugbet.net开放环球UG网址访问、环球UG会员注册、环球UG代理申请、环球UG电脑客户端、环球UG手机版下载等业务。

皇冠体育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ug环球会员充值:葛剑雄:游戏就是要好玩,它的底线是无害

网友评论

  • (*)

最新评论

文章归档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550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8
  • 标签总数:919
  • 评论总数:182
  • 浏览总数:3975